当前位置:首页 » 谈天说地 » 正文

我越来越怀念最初工作的时光。

那些时光,有时,在乡里的中心学校,有时在村庄里。在中心学校里,有许多同事,在, 村庄学校里,也有一些同事。同事大多,都是村庄的,最远的,也不过是附近村庄的,一样的口音,一样的风俗,一样的生活习惯,有的以前就认识,熟悉。有的,在一块呆不了多久,就认识,熟悉了。

图片.png

在一块,工作上有了困难了,说出来,互相帮忙,有给出点子的,让人感到轻松。工作空闲的时候,坐着一块,说工作上的事情,也说生活中的的事情,也说各自的点滴幸福,生活中的艰难,有幸福了彼此分享,有困难了,彼此帮助。人与人之间,贴的很近,很亲切,是同事,又是朋友,也像家人。

夜里,坐着一块,有时就着酸菜,副食,瓜子,都能喝上酒。边喝,边聊,打消了山村里,夜晚的死寂,孤独,寂寞。

那时,虽然有职称,可是,彼此之间,相差不多少钱,除此之外,彼此之间,没有太多名利之间的事情,在一块,不用城府,也不用放备,彼此坦诚。

那时,路上坑洼的泥土路,去哪走路。夜里,点的是油灯,或者蜡烛,伴随自然,过着平静的,缓慢的生活。

那时的家长,都忙着各自的事情,种着地,把孩子交给了老师,就对老师放心,让老师放开了手教育,从不来学校里找事情。孩子有了事情,首先教育的是自己的孩子,对老师格外尊敬。

那时的孩子,虽然身上有山里孩子的野性,可是,内心里,是真诚的,淳朴的,对老师尊敬,听老师的话。

时间一晃,又过去了许多年,我也从一头的黑发,变得额头发亮,身材不成比例,脸上爬满皱纹,目光呆滞,从中年,往老年里走去,所剩的工作岁月,也不是太漫长了。

时代,也在发生变化,学校里的房子,都修了宽敞,明亮,高大的房子。里边花草树木成荫,通了电,通了手机信号,宽带,呆在村庄里,能知道天下的事情。到处都通水泥路,有班车通行,单位里,有的同事,已经有了小车。

可是,同事之间,再找不到记忆里的感觉了。单位里,都是从四面八方来的人,不同的口音,不同的风俗,不同的心理,在一块,仅仅是外表熟悉,很难做到内心里的了解。工作中,各自干着各自的工作,如果工作没有交集,一般不会在一块说话,做事。工作空闲的时间,也都有了各自的生活,和生活空间。而职称因为不同的职级,相差的钱,是很巨大的数目,再加上其他名利的事情,彼此都保持着城府,距离,脸上带着面具一样,看不到彼此真正的面目。彼此之间,不过都是因为工作,呆在一块的人,离开工作,走出小院,谁也不是谁的谁。这样,虽然保存了彼此的生活空间,精神独立,却再难以让人找到记忆里,那份亲切,温暖。

家长和孩子,也都与记忆里的不一样,一旦孩子有时,轻的找到学校,重的就找到主管部门,电话到处打,各种消息到处发。孩子因为家长的庇护,对老师不再是那样的尊敬,畏惧。工作着,就像戴着脚镣跳舞的人,真的害怕稍微不注意,有了事情,砸了饭碗。每天都在惶恐,和谨小慎微中。

记忆里的工作的时光,让人怀念。此时的时光,虽然条件变好了,信息发达了,却让人惧怕,总想着逃避。

记忆的时光,再也找不回来,岁月抛弃一个时代的事,总是默默的,招呼都不大一个。所幸的是,剩下的工作岁月,不是太过漫长,短短的,一个时代。只盼望着,这些岁月,能平顺,平安的,早点过去。能退休,领取养老的俸禄,过边走,边看山水的生活。或者,回到家乡村庄,与老家陪伴,读书,练字,喝茶,种菜,种花,种草的生活,直到老去,从家乡出发,最终安静的,归于家乡。

我的一生,其实最盼望的,是能过一种安静的,与文字陪伴的生活,可是,一直没有能找到,是命运的安排,无法改变,也更无力挣扎,只能顺应命运,带着遗憾,渴望尽快的回归自我的生活。那时,不想被别人伤害,也不伤害别人。也学会耳朵顺,眼睛顺,看什么都习惯了,听什么也会习惯,任凭人来,人往,世事纷纭。
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想念你的微笑,想念你的容貌,想念你高贵的气质和你迷人的味道,记忆中很难把你柔情似水的感觉忘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