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» 谈天说地 » 正文

月过中天,凝视记忆中的过去,衰老越来越近,确有所想。对再也无法陪伴自己的双亲,有过愧疚;因为不够智慧,处理事情总有不妥。开始更深地思索一些问题:生命的来和去,如何把握生命的每一份馈赠的时机,与自己素心相对。读龙应台的散文集《天长地久》,梳理中有着共鸣,作者的怀想与我的怀想交织着,感受她所说的,一场智慧的施舍,初心苏醒,月照山涧,幽影无声。

图片.png

曾经,作者也不懂得陪伴,对母亲的衰老当作自然而然,母亲的一切付出当作理所当然。经历人生起起落落后,猛然领悟,所以,她果决地放开许多事务,专心陪在老母亲身边。只是母亲失智,呆坐在轮椅上已认不出她。虽然这样,有她在,可以抓住记忆风筝的线,把母亲当作一个长她二十六岁的女朋友为她写信,与灵魂深处的母亲对话。在自言自语式的信件中,龙应台思索生命、命运;思索人与自己的相处,人与自身命运所处环境的相处,与长辈,与自己下一代的关系;思索如何去爱自己,爱他人;思索日渐老去的自己,应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度过余生。

一幕一幕,当回忆从1919年展开,这个熟悉的时间点一出现,母亲美君,就不单单是个普通的母亲,她分明代表了许许多多跨越世纪饱经风霜的中国母亲,也似祖国母亲的命运,个人与国家的命运交织在一起。母亲美君在历史大背景下无畏地选择,相信读书改变命运。咬着牙送女儿去读书,以女性柔弱的臂膀撑起一片天空。一个木头书包,母亲美君未觉得它沉重,视若珍宝,颠沛流离,辗转千里,忍受饥饿,贫穷,战争的恐惧而不弃。母亲美君,在那个年代如此清醒地认识到知识的力量,可贵之至。

龙应台给母亲写信,从细微处着手,所见所闻,看似随意,种种积极的人生姿态,想与母亲分享,更是在对自己重述。一个人意识到自己开始变老,就更能理解年老后的诉求,明白时间的意义。

龙应台站在中间,向两边看去,一边是老去的母亲,一边是两个迅速长大的儿,两代人的命运也交织在一起,付出,给予,正如龙应台所说,我们的现在、过去和未来,是同时存在的。当下的我们是现在,父母是过去,子女是未来。总有一个他人代表了一个阶段的自己,而我们是同时存在的。 在这种同时存在中,趁来得及,精彩在每个当下。读着她写给母亲的信件,我不禁也想问问自己,你心里的你,几岁?岁月匆匆,既要把握当下,又要忘却时间,让生命蓬勃生机,优雅地老去。读罢印象特别深刻的那个章节《借爱勒索》,读罢龙应台与两个儿子轻松幽默的交流,平心静气想,何为真正的爱,爱孩子,不把自己的意愿强加于他们身上。陪伴,让许多影响润物无声。

岁数渐长,总有前一秒想做的事情,下一秒可能就想不起来要做什么的情况。什么是时间,龙应台也在追问,从母亲的一生中去看时间,从自己的奋斗与歇息时去看时间。离乱年代,以聚散去看时间,和平岁月里,更多的可以从一朵小花的荣枯去看时间。

“这个世界,没有任何天长地久。你必须把片刻当做天长地久,才是唯一的天长地久”,“对于自己所爱的人,此生唯一能给的,就是陪伴,只有陪伴。而且,就在当下,因为,人走,茶凉,缘灭,生命从不等候。”我深深理解龙应台的这种领悟。春去秋来,盘点那些能够真正属于自己的存在,感受愈发强烈。
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想念你的微笑,想念你的容貌,想念你高贵的气质和你迷人的味道,记忆中很难把你柔情似水的感觉忘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