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» 短文摘选 » 正文

阳台的左角落里,悄悄地盛开着两朵蓝紫色的牵牛花,淡淡的紫淡淡的蓝,薄如蝉翼的花瓣,吹弹可破的样子,在我心里充满了对它们的疼爱。开了谢了,来了高兴,去了伤感,不知何时,有了黛玉葬花的多愁善感。

53.png

后阳台的种了多年的富贵竹,也在一个大早晨被我发现开出了白色的花,明艳却不张扬,它惊艳了时光,亮丽了整个阳台,该养了有十年了吧,终于开花了,然而,此前,我是不知道富贵竹是会开花的,除了惊喜我不知该怎么形容我的心情。

紫红的、黄的蝴蝶兰从年三十被我从花市拿回家就一直次递开放,开完一枝杆,又抽条出另一枝新的花枝,继而又盛开出朵朵花儿来,顺带的,去年开过后被我放在阳台边的兰花也赶热闹似的开出了四朵,不觉间,五小盆的蝴蝶兰你追我赶地竞相盛开,鲜艳欲滴,走在这堆花儿的边上,都能把人的脸儿映红,它们灿烂了整个阳台,绚丽了整个家。

六月以来,太阳很猛,炙烤着整个阳台,我那一段又犯懒,没怎么照顾那五盆蝴蝶兰,更疏于浇水,也因为之前听说它们不能多浇水的,所以它们又干又渴还被太阳晒,也许也因为花期快结束了吧,渐渐地,有些花儿枯萎了,接着一天一天地掉几朵花儿到地下,我不舍得它们的离开,把掉在地上的花儿重新又放回它们的叶子上面,最终它们还是完全蔫了。最后只余下黄色的蝴蝶兰仍在盛开,只是那艳丽的黄淡了一些些,然而,有棵枝桠上竟然还吐出新蕊了。我仿佛看见了希望,看见了失去又复来的重生。

我把这盆黄蝴蝶兰搬进室内饭厅里,放在桌子上,堂而皇之地出场,一个盆托放在花盆下,绿色的花盆里,一株黄色的蝴蝶兰骄傲地盛开着,花开五朵,我会记得不时给它浇浇水,但又不能浇得频。前所未有地,我有种捧在手心怕飞含在嘴里怕化的战战兢兢。

能得到我的宠的花儿是幸运的,花儿能给我带来希望又何尝不是我的幸运呢?
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想念你的微笑,想念你的容貌,想念你高贵的气质和你迷人的味道,记忆中很难把你柔情似水的感觉忘掉。